捕鱼游戏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泡書吧 > 雪狼出擊 > 第693章 絕處逢生
    是啊,林松原本以為,這次遇到的危險不過就是那些護壩隊,但是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少想了一步。

    林松苦笑,自嘲道:“老子倒也沒有少想一步,就算是諸葛孔明在世,也想不到這地方有這種鬼東西啊!”

    “老大!怎么辦?真的要拼命了嗎?”吳猛說道:“你放我下來,他娘的老子就算是死,少說也得要他一百條水蜥的性命給我墊背!”

    忽然之間,林松直接將吳猛放在地上:‘墊背?現在還輪不著你去死呢,給我好好待著!’

    林松說著,就直接打開背包,從背包里面掏出一塊**來。大概觀察了一下這里的環境之后,林松跑到前方將**安放在一根柱子上面。

    吳猛大喊道:“老大,你瘋了!你現在要是炸塌這里,咱們倆也得被活埋!就算現在不被砸死,也得被困在這里,這前面可是沒路的啊!”

    林松根本就不理會吳猛,**的地步有粘性部分,將這一部分直接粘在墻壁上,林松在上面插入了引爆的引信,轉身就沖向吳猛。

    “雪狼!吳猛!都趴下!”林松大喊一聲。

    吳猛和雪狼聞言,趕忙朝著通道深處躲避過去,一邊將身子盡量的壓低,很快,就聽見轟的一聲,聲波直透耳膜,讓林松和吳猛覺得自己的耳朵都要廢掉了。

    煙塵散去,林松抬起頭,發現墻壁上那些昏黃的燈居然都沒滅,林松大喜:“吳猛!起來看看!我們沒死!”

    吳猛抬起頭,一臉茫然的看著林松:“老大,你說啥?”

    林松一愣:“我跟你說話呢,你聽不見嗎?”

    吳猛搖著頭:“我聽不見!你剛說啥呢!”

    林松長嘆一聲,要知道,之前吳猛的聽覺,可是雪狼小組里面僅次于雪狼嗅覺的一項王牌技能啊,被水蜥咬了一口,又被**爆炸的聲音震了一下,現在吳猛簡直跟個聾子沒什么區別了。

    林松掏出背包里面隨身攜帶的銀針,在吳猛的天聰穴,百會穴上各自下針,片刻之后,吳猛的聽力才算是恢復了一些。

    “老大,你現在給我治也是白治。”吳猛咳嗽著說:“咱們現在全都已經宣告死亡了,困在這個鬼地方,能活著才算是見鬼了呢。想不到啊。”

    林松根本就沒聽吳猛的悲觀言論,而是不斷的觀察者這里的情況,片刻后,林松走到這片方寸空間的一頭,就看見地上散落著一些東西。林松彎下腰撿起來,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

    吳猛苦笑:“老大,你干嘛呢,那墻應該是實心的!”

    林松問道:“吳猛,按說亞馬遜水蜥應該是棲息在水壩上游的淺灘里面才對。為什么這些東西會出現在水壩下游的位置呢?”

    吳猛搖著頭:“我哪兒知道啊。”

    林松接著說道:“還有,水蜥記仇歸記仇,但是剛才我們連火墻都已經點起來了,它們居然還要追上來,這好像跟以前在課堂上聽到的水蜥 不太一樣啊。

    剛才咱們走的挺遠了,而且那時候咱們身上都沾水了,就算是嗅覺再好,追上來也比較勉強啊。

    而且有一個問題我想不通。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是因為老虎這樣的食物鏈上的高階生物,需要很大的狩獵空間,才能供養他。

    水蜥這種東西別看小,但是它們的食性很刁鉆,這里水里的那些魚蝦恐怕是不足以養活它們的,更何況咱們剛才看見的水蜥,已經遠遠超過一個自然水蜥種群的規模了。”

    “老大你到底想說啥啊。”吳猛抱怨道。

    林松微微一笑:“我想說,這些水蜥有可能,是有人養著的。”

    聽見林松這么說,吳猛吃了一驚:“有人在養這些東西,養這玩意兒干嘛?變態啊這不是!”

    林松走到墻壁下,用手捏起下面的東西:“你看看這個,你再看看地面上的那些爪痕。”

    吳猛低頭:“這爪痕,好像是水蜥留下來的,這不奇怪啊,這幫家伙把這段通道都當成自己家了,它們來不正常嗎?”

    林松說道:“如果他們經常來,為什么從沒聽說過大壩里面有人被襲擊或者被吃掉的新聞呢?除非,大壩上的護壩隊,和運維人員,他們知道這段管道里面有一些不能得罪的小畜生。所以他們從來不過來,而且,他們還會定期‘喂食’。”

    林松一邊說,就一邊將自己撿起來的東西放在吳猛面前:“這是用廉價水產壓曬干之后壓縮出來的東西,這是做動物口糧的標準方法。而且你問問,這里面有一種特別的味道,酸而刺鼻,而且聞了之后腦袋會有蒙蒙的感覺。”

    吳猛蹙眉:“這能說明什么?”

    “傻啊!你平時上理論課程的時候都在干嘛!”林松抱怨了一句:“這是曲莖浮萍的味道,水蜥需要這種植物提供的微量元素。而曲莖浮萍的棲息地很小,只能在上游種植,所以說……是有人專門在投喂這些東西。”

    吳猛明白過來:“那我明白了,怪不得!他們養這些東西,是專門用來保護大壩的!”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林松說道:“他們早就知道,大壩要是出了問題,種植園肯定也要跟著完蛋!為了保護種植園,他們想到了這種辦法來保護大壩。

    而且……現在看來,以前應該也有人打過這個大壩的主意,不只是我們想要炸毀大壩!”

    林松一邊說,就一邊向著前面摸索著,最終把手放在了‘投胃口’上面,這里是全金屬結構,上面全是苔蘚和鐵銹,看上去好像幾十年都沒打開過一樣。

    “吳猛,過來幫幫我,試試看能不能把這玩意兒打開。”林松說道。

    聽見還有生路,吳猛也頓時受到了鼓舞,當下就上前跟林松一起:“沒問題,試試看……”

    吳猛的聽力雖然受了影響,但是力氣還是相當大的,兩個人合力拉著把手,喊著號子,向著外面狠狠拽過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游戏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麻将规则 新2彩娱乐平台 天下釆天下彩票与你同行 5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11选五开奖走势图今天贵州 快速时时走势图 最新快乐十分群二维码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玩法 1千期无错杀码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