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游戏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泡書吧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134章 觀復(69)什么時候八月節真能去看看桂花
雖然嘴里說不怕,但一瞅見這對大螯足,江月心忍不住又要往后退開。可是水人轉念一想,這“不怕”的話剛說了,言猶在耳,總不能眨眼間就打臉吧?江月心想到這里,咬了咬牙,愣是站定了沒動。

那團冷光不算大,但是將玉壺春瓶口沿處照個一清二楚那是不在話下的。那對粗大的螯足在瓶口上一撐,“嗖”的一下,那泥螻的身子也跟著沖了出來,啪嗒一聲掉在了土窩之中。

只見這所謂的泥螻,出去那對粗壯的螯足,單單身體部分就約莫有一指長,紡錘形狀,眼睛許是太小,一點兒都瞧不見;背上一對狹長的透明翅子,腹下還有四對伶仃的細腳,周身也是同螯足一般的顏色,整體灰頭土臉的樣子,趴在土窩里一動不動。

江月心實在忍不住,腳底下悄悄往后滑開半步。沒辦法,這蟲子看起來實在是不能令人產生愉悅的生理感觀。

那少年倒是沒空笑話怕蟲子的江月心,他此時緊盯著那只泥螻,口唇攏起,發出低沉的嘯聲來。那聲音不像是普通的口哨聲,江月心聽著,倒覺得像極了海浪悠然而舒展的,拍打在岸邊的聲音,一浪接著一浪,一波續著一波,仿佛是悠遠而無窮無盡的呼喊。

江月心聽了這聲音正發呆,卻冷不丁瞅見那只裝死的泥螻忽然動彈了起來!泥螻忽然一挺身,原本蜷縮在土里的身子登時支棱了起來,仿佛久旱遇水的野草。只見泥螻挺直了身子,背上那雙翅子張開來,極快地振動起來,不過翅子動彈的雖然歡實,卻并沒有讓它飛起來,只是在翅下傳出一連串的刺耳刮擦之聲。

江月心皺著眉,正在考慮要不要堵起耳朵來,卻聽那少年嘯聲忽然又一轉,仿佛從茫茫大海中間沖出一只鶴來,長唳一聲,破云而去!

與此同時,土窩里的泥螻立即收了翅子,擎起粗壯的螯足,細細的腳爪也很有力度地一挺,在原地打了幾轉,迅速爬向不遠處的無度琉璃,大螯一揮,登時一頭扎進了無度琉璃下方的泥土之中,不見了蹤影,只在它鉆進去的地方,留下一個細小的孔洞。

那孔洞實在是太過細小,簡直讓人無法想象比指頭略粗的蟲子鉆進的地方,怎么可能只留下這樣小的一個小眼兒?若不是不斷的有細碎的簡直比最細的海沙還要細膩的泥土粒子被拋出來,那細小的孔洞幾乎無法令人察覺的到。

看見江月心一副吃驚的樣子,那少年主動解釋道:“我得這只泥螻時間比較長了,那時候一個人閑著沒事兒,就用聲音逗著它玩兒,沒成想還真給訓練成了一個挖洞的好手,指哪兒挖哪兒,絕不含糊。”

“你是有多閑,才會訓蟲子玩兒?”江月心合上了震驚的嘴巴,轉頭卻問了這么一句。

少年眨眨眼:“你這關注點也未免太清奇了一些吧?”

江月心甜甜一笑:“我對你的關注度,遠遠高過蟲子。”

少年略有些不自在地撓了撓后腦勺,沒話找話道:“泥螻和沙蟲算是有點兒親緣關系,都喜歡往沙土泥地里鉆,不過泥螻不像沙蟲,它并不會把土石當成自己的食物,但它是個挖洞的好手,我捉這只泥螻的時候,扒開過它的巢穴,哇,那簡直是一座地下迷宮,真是大開眼界啊!”

見那少年顧左右而言他,江月心也不多言,只寵溺一笑,順著他的話繼續問道:“挖洞的高手,對于我們啟出無度琉璃有幫助嗎?難道泥螻還能當鑿子用不成?”

少年一聽這話,仿佛立馬來了精神,道:“哎,還真讓你說中了!就是當鑿子用!我剛才給了它指令,叫它就繞著無度琉璃挖洞。你想啊,無度琉璃周邊的土都叫泥螻挖空了,這黑石頭不就松動了嗎?它一松動,咱們不就可以上手搬走了嗎?輕而易舉!”

像是為了證實那少年的話并非吹噓,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只聽土窩里嘩啦一聲響,頓時騰起一團煙塵。江月心和那少年胡亂揮了揮,待塵埃落定,定睛看去,只見那塊黑亮澄澈又點綴“滿天星”般的無度琉璃,果然從洞壁里給挖了出來,斜斜地擱在土窩邊上,似乎就等著他們兩個把它收入囊中呢。

“瞧!我說什么來著?”那少年很是自豪,“我那只泥螻,絕對的訓練有素!”

只要不動用術法真氣靈息,碰觸那無度琉璃并不存在任何的危險,與撿起一顆普通的石塊并無二致。更何況這塊被挖出來的無度琉璃,不過才三尺見方的大小,于是江月心上前,輕輕一抬,便將它抱了起來。

真正捧在了手中,江月心才發現,這無度琉璃竟然比它實際的大小要輕許多!水人略有些意外,不由自主看向了那少年。

少年一副了然的模樣,道:“很輕吧?這就跟無度琉璃吸食真氣這種特性有關了,真氣靈息都是輕清之氣,內里充盈了真氣靈息的無度琉璃,自然也不會如普通頑石一般蠢重。據說,無度琉璃吸食的真氣靈息越多越純,它的重量就越輕,但硬度強度卻又更強。”

“世間竟有此物,倒是叫人稱奇了……”江月心捧著這塊無度琉璃,心底雖然的確嘖嘖稱奇,但是一想到將這些特性告知那少年的另有其人,想到那少年口中的“一位朋友”,以及那少年提到這“一位朋友”時一閃而過的懷念神情,江月心便不由泛起了酸水。

這樣想著,江月心便不由暗自又運了幾分氣,身子一側,將走上前來想要抱走無度琉璃的少年閃到了一旁。

少年一愣:“怎么了?這塊無度琉璃吃的真氣恐怕不算是最多的,就算是輕,也是有些分量的,我怕你抱著太累……”

其實江月心剛剛條件反射般一扭身便有些后悔了。可水人好強,卻是不肯低頭解釋的。因此想了一想,江月心只哼了一聲,道:“得了吧,我又不是什么弱不禁風的……你若是有閑,不如去找找你那只聽話的泥螻,喜歡打洞的蟲子,似乎也喜歡飛翔啊!”

少年一聽,這才一拍腦門:“對了!我的泥螻呢?”他剛要伸手扒拉土窩里的浮土,卻見眼角余光里有什么東西飛了過去,定睛一看,不是別的,正是他那只寶貝泥螻!

“啊!別跑……”少年大叫一聲,追著那施施然飛走的泥螻,往來時的洞口跑去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游戏 即时足球比分手机 秒速时时计划免费 领航彩票软件 彩票怎么算中奖 好彩客900彩票app 赛车彩票官网 分分彩如何稳赚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 哪个牛牛平台代理赚钱多 mg游戏网页游戏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