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游戏
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泡書吧 > 無限拳力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再次進入
洛克指揮官這時已經無暇在去理會墨菲斯的話了。

他站在指揮臺前,透過玻璃看著外面燃起的火焰,這火焰跳動如舞,又仿佛『潮』汐一波波的在錫安的大地上翻滾。

而這一切的源頭,魔焰從陳礪的身體中傾瀉而下

“人類怎么能夠擁有這樣強大的力量”洛克指揮官感覺自己的三觀受到了毀滅般的沖擊,一時間都不知發號施令。

此時,陳礪在指揮所外,漂浮在顯眼的位置,一下子就成了機械章魚攻擊的目標。

頓時黑『色』『潮』水撲卷而來,帶著灼燒的烈焰和機械轟鳴

這樣的攻擊,遠比之前更加密集足以毀滅錫安的每一處地方但卻無法撼動陳礪一絲一毫

他揮拳,邪能仿佛在咆哮,空間力量擴散而出。

所有的機械章魚都被定格在移動的瞬間

“轟”接著,邪能火焰猛然爆發,在眾人震撼及驚恐的眼神之中,將機械軍團吞噬殆盡,沒留下一個零件。

“這就是神跡。”墨菲斯一臉狂熱“即使是在矩陣世界之中,尼奧也沒法擁有這種力量。”

偌大的機械軍團化作飛灰飄舞,待一切塵埃落定,陳礪回到地面上。

洛克走出指揮所,神『色』復雜的看著他。

“你的槍炮最后沒能夠保護錫安,反而是我的拳頭,解決了機械軍團。”陳礪的臉上帶著古怪的笑意。

洛克鼓起勇氣“對,你說的不錯,是你拯救了錫安,我們所有人都欠你一條命。”

陳礪點點頭,道“我也不要什么。”

“只是,我需要回到矩陣世界之中,而現在,飛船上面的儀器已經毀壞了,我知道錫安自己就有一個巨大的主機,我需要錫安的主機連接機器人的主機,將我送進去。”

“這”洛克猶豫了。

幾百年來,錫安的主機一直是他們錫安人的最大秘密,每當在矩陣世界中游走時,特工都想獲取通往錫安主機的密碼。

船員唯有離開了錫安才被允許連接到矩陣世界里,怕的就是錫安主機被入侵。

不過現在也無所謂了。

很快陳礪躺在椅子上,準備接入矩陣世界之中。

然而『操』作儀器的人員在陳礪的腦袋后面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可以接納的洞口。

“咦你腦袋后面的那個洞呢”『操』作人員有些懵“難道在其它位置”

陳礪當即明白了,事實上,以黑客帝國世界的科技級別,說的不客氣點,就算是陳礪躺在那里讓機械軍團攻擊,恐怕也受不到什么傷害

至于腦袋后面的儀器,那就更不存在了

“無妨,你把通往矩陣世界的通道調好就行。”陳礪卻毫不擔心。

因為到了他這個級別,早就已經可以準確的區分靈魂與肉體的區別了,神『性』加持之下,接近三點五維生命的存在,怎么可能連這種事情也做不到

陳礪躺在椅子上,閉上眼睛,在常人無法觀測的領域之中,靈魂從肉體脫離,鉆進了矩陣虛擬世界之中。

幾度遷躍,陳礪睜開眼睛,入眼處是黑『色』大廈,遠處的天空是陰暗的烏云。

他一『摸』口袋,開鎖匠留下的鑰匙就在那里。

陳礪隨便找了個門打開。

“你怎么現在才來”開鎖匠早已經等候多時,指著窗外的烏云,神『色』緊張“你來的太遲了”

“黑云的范圍,即代表著史密斯的力量,現在,除了源代碼這一片區域,整個矩陣世界幾乎所有的地方都已經被他吞噬了”

“連先知都已經被史密斯占據”

陳礪有些驚訝,沒想到史密斯的動作這么快

“不過我們也不是沒有機會只要到達源代碼區域,重啟整個系統,史密斯自然就會被清除。”

開鎖匠帶著陳礪來到了整個矩陣世界唯一還亮著燈光的大廈門口。

烏云已經迫近數米之內,淅淅瀝瀝的水滴濺在他的褲腿上。

原本所有的安保人員都已經消失不見,只要進去,很快就能到達源代碼區域。

這時黑暗中傳來腳步聲,數不清的史密斯踏著雨水走進這片地區,腳步聲比雨點更加密集。

暴雨再次揚起

“最前面的那個,是先知的程序”開鎖匠看著史密斯,神『色』凝重無比。

“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史密斯對于陳礪這個身體之中冒出火的家伙記憶深刻。

先知史密斯站在最前方,而周圍的分身好像致禮的衛士,羅列兩旁。

“我聽說你從先知那獲得了某些信息”他的表情桀驁而張狂,道“你一定很想知道吧,現在的我究竟有多強”

“每吸收掉一個程序,我的數量就會多一個我的力量也會隨之增加”

“這是幾何倍的提升這種美妙的感覺你一定不懂”

伴隨著史密斯的話,天空上降下雷電,在烏云中翻滾不休。

開鎖匠驚懼的看著這一幕,簡直不能言語

“該死的,他太強大了遠比以前的任何程序都要強大”

話音未落先知史密斯一躍而起風暴席卷,加諸于身雷霆在身后咆哮

他俯沖而下,黑云漫漫,宛若流星撞擊仿佛半個天空都傾軋而下

開鎖匠想躲,卻動彈不得

史密斯發出狂笑,恍惚看見了自己控制矩陣世界,最后與機械主腦對抗的場面

然而下一刻他的攻擊停住了

不確切的說,是被攔住了陳礪僅僅只是伸出了一只手,就將他的拳頭捏住,狂暴的氣流肆虐,水泥地面被撕扯出道道裂痕,但陳礪卻紋絲不動

“這這”史密斯的笑聲被堵在喉嚨里,怎么也笑不出來了

“這怎么可能我吞噬了這個世界的一切,吞噬了賽若夫,吞噬了先知,吞噬了那些所有最古老的程序沒有人的權限要比我還高”

但事實就是如此陳礪提起史密斯,像是提起一個小雞仔一樣

他隨手一扔,史密斯立刻就像是離弦之箭,撞碎一座座大樓,貫入地底的不知名深處。

“史密斯,看起來你的力量提升的也不如你所說的那么多么”陳礪輕輕一吐,一縷魔焰從腳下升騰,幾個幻滅之間,數米高的泰坦身軀已經站立在黑暗之中。

邪能擴散,將黑云驅散的干干凈凈。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捕鱼游戏 云南时时几点开奖 龙虎游戏赢输规则图片 宝马线上娱乐mg线路检测 红包大小单双玩法规则 e尊娱乐场 人民币炸金花棋牌游戏 1.992高赔率奖金pk10app 互联网彩票系统开发 北京单场比分直播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